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酷玩

微信号:nmgcharen

 
 
 
 
 
 

陕西省 西安市

 发消息  写留言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博友列表加载中...
 
 
 
 
 
 
 
 
 
 
 
网易云音乐 曲目表歌词秀
 
 
 
 
 
 
 
 
 
 
 
 
 
 
 
 
 我要留言
 
 
 
留言列表加载中...
 
 
 
 
 
 
 
列表加载中...
 
 
 
 
 
 
 
模块内容加载中...
 
 
 
 
 
 
 
 

风暴

2013-6-14 21:39:49 阅读4994 评论21 142013/06 June14

有段时间,我每天早上7点起床,晚上8点回家,在路上耗费近3个小时,我总是试图在工作中保护住精力,但每次回到家就奄奄一息。我觉得我失去了许多,直至写不出来东西,连思想都变得陈旧、琐碎、俗气。甚至,许多次的朋友聚会都泡汤,躺着又睡不着,一台电脑、一根网线,在许多个夜晚将自己多余的精力掏空,像迎接末日一样迎接睡眠。

那段时间,我坐公交车的时候常循环播放一首民谣——《时候到溜》,我自己将歌名翻译为“时候到了”,我觉得时候到了,要做一场告别,想想又觉得伤感,大家还在迎接新年,很多熟悉的人与事就这么突然离开,总是很不舍。于是,2012年年末,我有很多情绪,但都自己偷偷消化掉了。

有时候消化不了,我就自作聪明的埋下伏笔——在我的生活与工作中。我觉得一定会有人留意到,可惜自作聪明只有自己知道,现在想起来,当时的满腹牢骚都成了回忆录,看到当时那么多的怨气,真感慨应该更早做改变。

2013年年初,我顺利辞职,从一个地方离开,捎带离开我生活的城市。这城市与我刚来时变化不大,城墙贺党庆,年轻人搵食工作,老年人街口张望,时间越来越匆忙,公交车呼啸而过的时候人们像鸟群一样散开,常年看不到星光的城市却有许多人歌颂夜空的璀璨,现实的犬牙交错在人们的幻想中成诗,钟楼的夜晚我们将灵魂皈依在凌晨,但白天大部分时间依然被堵在路上。

真正离开的时候,我的同事们仍然在不停的更新着网页、签新闻、做专题,发微博,忙碌的连告别都来不及。我突然心生悲凉,我们就像80年代的纺织工人,上夜班,在纺织车间里从晚上忙到清晨,维持许多年,直到大厦崩塌,当年的轻工业尚且如此,而今的互联网呢?昨日我们还在写着博客,今天超过140字就写不下去了。

作者  | 2013-6-14 21:39:49 | 阅读(4994) |评论(21) | 阅读全文>>

2012-8-2 2:03:20 阅读4761 评论4 22012/08 Aug2

  很早我就知道了很多道理,却依然生活不能自理。

  那些对我重要的人,我们常常有误会。

  如果我不提早说,经岁月摧残后这误会一定会让我们无法面对。

  最后说,从前以后,我都珍惜你。

作者  | 2012-8-2 2:03:20 | 阅读(4761) |评论(4) | 阅读全文>>

说错话了怎么办?

2012-4-24 4:18:47 阅读5712 评论14 242012/04 Apr24

  晚上接了个电话,是一个姑娘。我以为长夜漫漫,缘分将至,上天赏赐无聊之人邂逅好姻缘,没想到她开口第一句就是:我是那个主播康宸。

  这件事还得从那一串微博说起,是关于批评西安的,她说泡馍难吃是农民吃法,是猪食。说机场不好,30度不开空调,说西安人总是狂妄自大。

  之后,这件事在微博上发酵了起来,在我昏睡的整整一个白天里,面粉已经发酵成无数个小馒头。

  电话里她说,觉得自己很委屈,仿佛全世界都在骂她,已经影响到了她的导师和学校。她一共给办公室打了三个电话,在23点打来一个电话,在24点又打来一个,之后,在凌晨2点半的时候,我已经困倦无比了,但是电话又来了,我心想,我真是好脾气呀,居然没有爆粗口,真是有进步。

  电话里她依然在委屈,我说,不管怎样,你说这个是猪食,都是不对的。她在电话那头急了,说自己本不是那个意思,30元一碗的泡馍,让她觉得非常不值,于是就在微博里发了。

  这真是一个没脑的姑娘。这番话,要是用抱怨物价的态度说出来,就成另外一番境况。

  她依然喋喋不休,问我怎么能让这个事件做的淡化下去?

  可我怎么知道!我也有很多的情绪,比如工资低物价高过的憋屈无聊,每当此时,我既不敢骂领导也不敢批评政府,所以经常就把精力宣泄到完全跟我无关的人身上。

  之后,我在微博上输入“主播康宸”,出来无数个页面,看到无数正在行驶正义的人们,骂声一片,不乏一些粗俗的字眼,很自然的,我比较关注骂的最狠的人,而且还点开他们的微博看看下面还说了什么,如我所想,留言一片叫好。所

作者  | 2012-4-24 4:18:47 | 阅读(5712) |评论(14) | 阅读全文>>

愿你已放下,常驻光明中

2012-4-23 4:08:36 阅读5105 评论5 232012/04 Apr23

你已看穿我所有

就像我总观察你

我们靠回忆生活

时间却不愿单独留在外面

我不想你似童话

可现实它又不潇洒

夜晚和绝望的边缘

让我的光明全部失落

如果你走到海边

路过夏天

如果你徘徊在路旁

如果注定奔波流浪

愿风雪洒落

永不改我们的模样

愿你已放下

常驻光明中

作者  | 2012-4-23 4:08:36 | 阅读(5105) |评论(5) | 阅读全文>>

在此之前,在此之后

2012-2-13 3:45:03 阅读5180 评论6 132012/02 Feb13

  我有很长一段时间不好好写东西。很多事沉在心底,又浮上来,很多情忘了去,又在梦里徘徊,有时觉得忘了,又记起。只是日子一天天在过,我像个中年人一样开始对诸事不满,又一心只想着赚钱,讨厌别人的物欲横流,也在俗世中不能幸免。

  这几乎是我和我朋友都面临的问题,我有时想写自己的故事,有时想写别人的。放逐笔端的,却变成了情绪,在此向你们,以及他们,说声抱歉。

  我又上夜班了,也作为一个做新闻依然在做着一些苦逼的事情,暂时改变不了。我的文字像我的工作一样,有了钝感,失了敏锐。就像你不在会为别人的苦恼而感同身受,在冰冷的世界往往麻木就是最好的保护色,同时,也让你和众人不便彼此。

  这真让人沮丧。

  还好我重拾阅读。旧日里图书馆里的时光不再,但是我的案头摆了许多书,我知道,也许在一段时间里我都不会读起,但是每想到要阅读的时候,便可信手拈来。况且,在如今这样一个时代,我常感觉纸质书籍是要被淘汰的,且越来越少人阅读。这世界上有人喜欢收藏旧式家具,有人喜欢收藏邮票,有人喜欢收藏名酒,甚至有人喜欢收藏美女,那么我喜欢收藏书籍可以说是得天独厚,而且性价比很高。恐怕此时很难找比书籍涨价更慢的东西了。

  在此之前,我曾以为自己会成为一个作家。

  在此之后,我说声抱歉,投入到茫茫人海中,去赚钱。

  假以时日厚积薄发,大家不要大惊小怪。假以时日继续苦逼,那是我在和生活握手言和。

  无论怎样,文字都不是表现内心的唯一方式,写的精彩远不如活的精彩好,况且,写作不能养活人,能养活自己才能有闲心写作。

作者  | 2012-2-13 3:45:03 | 阅读(5180) |评论(6) | 阅读全文>>

10块钱

2012-1-13 22:26:12 阅读5199 评论7 132012/01 Jan13

西安的含光门里,有一个早市,像是一个城市里的烟头,被扔在古城墙的道路两旁。在清晨的第一缕阳光尚未到达时,小贩已经窸窸窣窣的开始摆弄起了新鲜的蔬菜,有几天,我下了夜班时候路过,会去买一些蔬菜回家。尽管我可以腆着脸说自己是在兴起的IT公司工作,但犹记我老妈的教导:要懂得生活!

青菜1.5元2斤,因为不占秤,往往看起来是蓬松的一大把。土豆8毛,存贮起来可以吃好久。白菜5毛,营养丰富,青绿的菜叶扒去,里面的白色让人喜爱。

这里老人居多,有时,他们会因为一毛钱在讲价。我惊愕不已,我感觉就像穿越回了上了世纪。因为在出了含光门之外不到50米,就有一家粤珍轩的酒楼,那么的人们在吃着广式早餐,动辄几百。

这已是我很远的关于儿时记忆了。在上个世纪90年代,我经常被我老妈带着去这样的早市,采购年货,买便宜的东西,讲价钱,我老妈自有一套讲价的高招,但已无用,在如今国际高端奢华的高档商场里打折柜台面前,她怅然若失。就像一个老道的木匠丢了手艺活,像靠吆喝起家的小贩哑了嗓子。

这类早市。曾经遍布于各个大中小城市之间,是国家GDP的洗脚布,是城市建立国际大都市的烂抹布,但也是我身边老百姓赖以生存的生命树。因为,在CPI不断徘徊在5,6%之间的时候,物价早已是这群人的不可承受之重,在基尼指数十年不公布的国家里,这样的街市场景就像新闻的敏感词,是不在政府工作报告里的体现的。而他们的埋怨,也飘荡在风中,或者浮现在屏幕里的某个社会新闻里面。

有几次,我是想带着我妈去高档商场的,那种一双皮鞋上千元的地方,即便她现在退休工资涨了,儿子毕业多年,但依然不愿意消费。她的这种古老的思维停留在我的回忆里,像是一代人与另一代人兜兜转转的轮回。

作者  | 2012-1-13 22:26:12 | 阅读(5199) |评论(7) | 阅读全文>>

一个快要拆掉的故事

2011-12-17 18:53:47 阅读5294 评论7 172011/12 Dec17

今天突然看到一篇关于八里村将要拆迁的新闻,就想起了我的一个朋友。其实也不算朋友,是朋友的朋友。

他是一名80后,爱读古书,人也守旧,在我在杂志社上班的时候,他是当时的老同事,我去的时候他已经辞职,背着包正走。接下来的岁月各忙各事,音信全无。直到最近他在QQ说:“我准备从华山跳下去。”我听了很惊愕。

于是就有了和朋友一起去慰问他的故事,也接着就有了很长时间的聊天。

他从杂志社辞职后,又去了一家做考古收藏的杂志,接着辞职,又去了曲江的一家文化策划公司,现在又辞职了,属于待业状态。辞职后一直生活在八里村,我已经听了太多八里村的故事,许多人把这里当做人生的跳板,在这里停留,然后搬去小区里居住。大多是励志故事,但他是例外,一直居住在这里,伴随着他的是一台诺基亚彩屏直板手机和半床的书。

生活不如意的人很多,于是我们总结了他性格上的大多缺陷,用励志学的道理。希望他痛定思痛,走上正常人的生活。

我们吃了一顿饭,他嫌要多了,我要了一瓶酒,他嫌要多了。在寒风中我在小卖铺两盒烟,递给他一盒,我们找了小寨附近的一家茶馆,喝了会茶,他突然活络了起来,大谈国内外经济形势,我问他:“你怎么不回家?”他没有回答。但是之后的交谈中,我才知道,他和家里闹翻了,再者,他始终认为出生于农村,就好像没了回头路。而女友,更是可望不可及。

喝完了茶,我和朋友坐了215路回家,他在寒风中冲着我们招手,很开心的样子。然后湮没在人海中。

就是这样,似乎是一个悲伤的故事,在你我看来。

但当事人未必这么觉得。

作者  | 2011-12-17 18:53:47 | 阅读(5294) |评论(7) | 阅读全文>>

风雨如晦,退步原来是向前

2011-11-21 1:31:52 阅读5401 评论8 212011/11 Nov21

首先我觉得,在这个完全容不下一张安静书桌的时代里,写书评完全是闲的蛋疼的表现。

一本本的写,每一本写一千字,是非常讨巧的事情,只要揣点形容词就行了。但没有稿费,我觉得没有必要这么做,我打包给你们。

1.《城门开》

在买这本书之前,我看的是北岛的《青灯》和《午夜之门》,这两本可以作为当下社会的反面教材来阅读,比方,书中写道:一个作家开着十几小时车去看望另一个作家,为了一顿晚餐,讨论一个文学问题……

这在当下是完全不可能发生的事情,油价贵、收费站多、堵车堵死你,这还不算上钓鱼执法。

所以,我很向往这样的自由,却知道这样的自由成本有多高。

在《城门开》里,北岛这么说:“我要用语言重建一个城市。”

就像北京不是老北京,西安也不是老长安。人们的祖辈从一个城墙里摇摇晃晃地走来走去活着死去都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这不公平。

我又想起一个例子,有一天,我途径“玉祥门”,不知何意,就查了下百度,才知“1926年,军阀刘镇华包围西安城达8个月,使西安人民冻饿战死4万多人,直到冯玉祥将军率国民联军击败刘镇华后,西安才得解围。”城墙由此命名。

在西安,好像没有人想用语言重塑一种城市,倒是有不少人想用楼盘重建一座城市,他们也有语言,被写成口号、刷成标语、印在墙上,供人瞻仰。

这个城市的记忆许多都没有衔接上,被粗暴地打断。有人要用语言填补,这是一件美好的事情。

北岛重建的这座城市,无论好与不好,你只需不到30元就可以拥有,况且,做过诗人的人写起文字来,终归还是比较好看。

作者  | 2011-11-21 1:31:52 | 阅读(5401) |评论(8) | 阅读全文>>

今日见闻

2011-7-1 1:06:25 阅读2153 评论17 12011/07 July1

西门等公交的时候,我买了一瓶可口可乐。怕车快来了,就赶紧喝了几口准备扔垃圾桶。这时,垃圾桶旁边站着一个拿着尼龙袋的犀利哥,他伸出了手,我就顺手递给了他,里面剩了一口,他扬起脖子就喝掉了。这时,旁边又走过了一个蓬头男人,在近40度的高温下,穿着一破烂夹克,拿着一个可乐瓶子见树就打,一路上晃了过去。

西门是公交密集的地方,我身边都是等车的人群,他们对此毫不关心,他们赶往西郊,从这个城市的中心,他们要拼命地挤上一辆高温的人肉罐头,去往这个城市的边缘。我记得罗大佑有一首歌叫《未来的主人翁》,“曾经一度人们告诉你是未来的主人翁,在人潮汹涌的十字路口,每个人的眼睛都痴痴的等,等待那象征命运的红绿灯。”我不知道他们的未来会怎样,当然也不知道自己的。励志学到底能不能帮上忙我已毫不关心,只是在如果有机会选择的情况下,我想问问,他们会不会选择一种更舒适的生活方式。

一路坐着300路到了终点站,一个叫做鱼化寨的城中村,看见了许多光膀子的爷们,从村子里鱼贯而出,吵吵嚷嚷。他们马上就要坐着300路去往城市的中心,他们的笑既真实又愚蠢。请原谅我这么说,世事无常,曾几何时,我也是这样。

在一家叫做侨缘文化交流中心的咖啡馆,我喝了一杯八元的咖啡。咖啡很浓,不加奶不加糖。旁边坐着不少外国人,叽叽咕咕地在说笑。这个小店开在这个地界儿,就像厕所里蹦出来的卫生球,非常地不合时宜。但是要是以为我是扮小资就错了,因为我坐了近40分钟的公交车出来,只是因为家里停水,无水无空调的房间,本可忍受,但是加上桑拿天,就另当别论,睡不着又不清醒的状态,最近我一直都有。

我和一朋

作者  | 2011-7-1 1:06:25 | 阅读(2153) |评论(17) | 阅读全文>>

好诗人周云蓬

2011-5-8 16:50:10 阅读1887 评论16 82011/05 May8

《不会说话的爱情》

“普天下所有的眼泪,都在你眼角荡开。”

“我们最后一次收割对方,从此仇深似海。”

“你去你的未来,我去我的未来,从此在彼此的梦境里,虚幻的徘徊。”

“期待更美的人到来,期待更好的人到来,期待我们的灵魂附体重新回来。”

这首唱腔诡异,歌词抽象的一首民谣,我居然听懂了。我觉得,很深情。摘一些自己喜欢的句子,我想,诗人也未必写得出这样的句子吧。为什么他能这么深情,出于八卦的心态,我在他的自传性的《盲人影院》找到了端倪,“他爱过一个姑娘,但是姑娘不爱他,他恨过一个姑娘,姑娘也恨他……”

除了这首,我还听了《九月》,海子的诗,不同于南方的小情小调,这是塞外边关,戈壁草原才有的空旷的诗意。

——“我的琴声呜咽,我的泪水全无,只身打马过草原。”这首歌并不是抒情的调调,有点悲怆的演绎。

听着,让我想起在青海时,坐在大巴车里,看着巨大的云朵从雪山中生长出来,漫天的野花和远方的牛羊……

工作、感情、成功、房子、拥堵的公交车和朝九晚五,就全部卸了下来。

城市不适合做梦,所以,人的耳朵太挑剔,而且易被同化。

而我已经有了怪叔叔的潜质,曾被苏阳的《土青春》感动,觉得里面的“书记社员一球子样”非常有普世价值,也觉得张浅潜的《倒淌河》“时光欲回却张不开它的腿”非常带劲。

走出去,就这样。

作者  | 2011-5-8 16:50:10 | 阅读(1887) |评论(16)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

注册 登录  
 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