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酷玩

微信号:nmgcharen

 
 
 

日志

 
 

电影江湖60年之张艺谋  

2009-11-23 23:01:0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拍电影是阴错阳差

——张艺谋没有遇到电影的话,可能最后在西安梆子寺街开一家照相馆或者是当个业余摄像家

 

老电影对年轻一代导演的影响,就像第六代对于第五代的继承与反叛一样,爱与恨早已凝结在一起。

作为和新中国电影几乎同时诞生的张艺谋,生于51年。当时新中国三大改造已经完成,确立了社会主义制度,也出现了《白毛女》,《新儿女英雄传》等老黑白片。这些电影作为影像记录对张艺谋有多大的影响?不得而知。

不过假如张艺谋没有遇到电影的话,可能最后在西安梆子寺街开一家照相馆或者是当个业余摄像家,因为这是他当年的梦想。

他曾在图书馆手抄过一本《摄影学理论》,密密麻麻的字像下过雨后的蚂蚁一样印在一个本子上,像大多有理想的人一样,做的事情有些不合时宜和可笑,但也有股神经质的执着。

77年全国高考重新恢复,张艺谋报名了北影。但假如这时就认为他是为中国电影事业进行奋斗,那就错了。他只是为了一张大学文凭,因为有了大学文凭就可以理直气壮的回家开一家照相馆。你看,他还是原来的梦想。

毕业的他获得了一份重要的工作,就是帮他的同学张军钊和陈凯歌抗镜,此时也出现了几部中国重要的电影,《一个和八个》以及《黄土地》。

多年后张艺谋的御用摄影师顾长卫也拿出了《孔雀》和《立春》,并获得许多奖项,但大器晚成的顾长卫,运用凝重的电影色彩与张艺谋的风格一脉相承。顾长卫没有回避他的成名作其实是《红高粱》,因为张艺谋的这部电影成就了许多人,也成就了中国电影的首次大跃进。

 

老电影不是开堂会

——老电影真诚,哪怕是艺术虚构的故事,也让你觉得特别真诚

前人栽树,后人乘凉。在《红高粱之前》,中国电影已经走出了重要的一步,老电影人用对艺术的追求影响了最早的一代人,他们之中有工人、农民、干部,也有许多愿意终生为电影奋斗的下一代导演。

但是时过境迁,能够为那个时代留下点回忆的人总是可贵而稀少的,崔永元便是一个。

那时,离开了《实话实说》的崔永元遇到了许钟民,说:“我要做《电影传奇》。”

后来,《电影传奇》也播出了,首播那天,许钟民和崔永元聚在一起,崔永元感慨地说:“一个人,做一件事能把社会效益、经济效益、事业和个人爱好都放在一起,真是太舒服了。”许钟民看到,离开“实话实说”两年的崔永元,第一次乐了。

《电影传奇》基本上是梳理老电影的过程,从后往前细数,像是一个老人坐在摇椅上品味老时光,拉出以前的老伙伴,大家聚在一起,聊电影、喝茶,品味以往的辉煌。那些《柳堡的故事》、《五朵金花》、《冰山上的来客》、《英雄儿女》、《林海雪原》、《阿诗玛》、《小兵张嘎》、《上甘岭》、《地道战》中的片段,就这么涌入眼前。

年轻人已然不会太多关注,因为时尚和流行才吸引眼球,诚如崔永元所说:“我压根就不是拍给年轻人看的。”

那些过去光影岁月就这么搅拌了起来,老演员们聚首一堂,竟是泪眼婆娑。因为电影所凝聚的故事,有时比电影本身还精彩。

还是崔永元的一句话精彩:“老电影真诚,哪怕是艺术虚构的故事,也让你觉得特别真诚。”

只可惜,怀旧不是娱乐,不是开堂会,总有散场的时刻,“超期服役”的《电影传奇》,如今已经停播。

这才是中国电影真正地开始,谁也不能光着脚走出一条宽阔的马路,正因为前人走的多了,才有了中国第五代、第六代导演的辉煌。

 

 

60年电影 “黄金时代”

——张艺谋从春秋时期的宗师谢晋那里接过了电影的大旗,让那个才华横溢的电影时代逐渐凝结成以他为主导的时代

 

93年,北京电影学院的门口,1982年走出校门的第五代重新聚集在一起,中国电影的历史被他们用10年的时间改写了,如果要用一句话概括第五代的功绩,那就是他们在电影语言和社会反思两个方面对大陆电影界的冲击,他们让中国电影走向了世界。

除了张艺谋和陈凯歌,黄建新、田壮壮、周晓文和李少红等都是第五代的代表人物。《一个和八个》、《黄土地》、《大阅兵》、《老井》、《红高粱》、《菊豆》,这些耳熟能详的名字,像一场文化爆炸一样浮现在观众眼前。

整个八十年代的文化是在“试图完成一次重写历史的工作。所有的事在某种意义上都是在对历史发言,或者说以历史的名义发言”。 戴锦华如是说。

但是90年代过后,电影在商业化之路下,产量勃兴,票房曾几何数倍升,但是却逐渐满足不了评论家苛刻的品味,批评家站出来互相嘀咕是不是丫有些江郎才尽了?后来,连资深发烧友也开始发牢骚了。

但是要说真有预见性的人应该数陈凯歌,对于当年抗镜的张艺谋,他在1985年就写了一篇文章,这是陈凯歌的《秦国人——记张艺谋》。在这篇文章的结尾,陈凯歌提出了一个相当有趣的比喻:“我常和艺谋不开玩笑地说,他长得像一尊秦兵马俑,由这样结实的、普通的将士组成的兵阵有着阵破关东,扫六合,变西夷小国为大一统的威力。”

80-90年代,张艺谋就是中国电影的旗帜,他从春秋时期的宗师谢晋那里接过了电影的大旗,让那个才华横溢的电影时代逐渐凝结成以他为主导的时代。

不过往往黄金时代也意味着某些东西谢幕,这时,第六代的导演江湖开始上演。

 

两代导演之间的博弈

——尽管镜头依然青涩,但是锋芒初显,这时是两代导演之间的博弈,也是中国电影真正划入一个多元化的时代

 

十多年后,张艺谋终于拍摄了一部关于秦始皇和他的兵阵的电影《英雄》。在张艺谋的愿望中它的确是“贯通古今”的,而它的脱离中国历史的玄妙也多少有点“荒诞”色彩。

但是此时,批评家和普通观众都已经坐不住了,借着互联网的东风,借着以往高处不胜寒的高起点,借着被好莱坞培养起来的逐渐挑剔的观影品味,骂声渐渐高过了赞扬声。

在此之前,剑走偏锋的冯小刚已经拿出了让老百姓过出年味,有了期待的贺岁片,从《甲方乙方》始,到《大碗》,《手机》,票房与口碑皆收,一脸狡黠的冯小刚,像东邪一样让电影变得娱乐化又不失精彩。

李安的《卧虎藏龙》已在好莱坞斩获几项奖项,让国内导演眼红心痒,也间接地促使张艺谋、陈凯歌、冯小刚走上一条被过度拔高曲解的大片之路。

陈凯歌那时已经因为《霸王别姬》而功成名就,这部唯一获得戛纳电影节金棕榈的中国电影,记录百年梨园的血与泪,也记录从民国起,我们的民族走过了一条怎样的道路。

   “演而优则导”的姜文则拍出了《阳光灿烂的日子》,一部关于青春的残酷物语,一出手便是大手笔,连挑剔的批评家都握着颤抖的笔不知所措,想着这五大三粗的汉子心思如此细腻,眼界如此宽广,动物拍的如此凶猛。

说着山西话的年轻人贾樟柯也拿出了画面粗糙,虽不能与精致地像水墨画《英雄》相提并论的《小武》、《任逍遥》和《站台》。但是,其中的野心已经足以挑战第五代导演的大制作。对底层人群的关注以及从细微的老百姓生活反映时代的进程,贾樟柯是这方面的高手,在完成《三峡好人》后更是显出其喷薄而出的野心,只是,他还不能与第五代相提并论,因为没有强大的票房号召力。

从这时起,知名度和美誉度高开低走的张艺谋,也有无所适从。

除此之外,还有张元、王小帅、娄烨、路学长、管虎,他们都在开放多元的文化背景下接触到大量国外电影理论。在叙事策略上,他们常常在剧中人物身上融入自己的经历,或多或少带有自传色彩;在影像风格上,他们强调真实的光线、色彩和声音,大量运用长镜头,形成纪实风格。他们注重以电影来思考新一代青年在历史转型时期的迷茫和困惑。

尽管镜头依然青涩,但是锋芒初显,这时是两代导演之间的博弈,也是中国电影真正划入一个多元化的时代。在重商主义下,有地下电影、有纯大片,同样,也有商业口碑双丰收的好电影。

 

再过60年是否有另一个《电影传奇》

——但也许最美好的场景是如开篇所述,只不过是再过60年,换做另一个小崔出来为张艺谋主持一个《电影传奇》

 

让大多数人诟病的是陈凯歌的《无极》诞生之日。这几乎第五代导演逐渐式微的代表作,此电影除了取得高额票房外,剩下的几乎全是批评与嘲弄。一个馒头的血案、做人不能无耻成XX、成为电影的标签,用来嘲弄类似于《十面埋伏》、《夜宴》诸如此类叫座不叫好的电影。

如狄更斯所言,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在信息化和多元化的社会之中,想要一炮走红或者满足所有人口味已经变得越来越难,却也有越来越多新锐的导演开始浮出水面。

陈凯歌在尝试转型之后又再次回归,拿出了《梅兰芳》,似乎想要用梨园百年的故事再次引爆观众的G点。但是忘了年轻的生力军已不是文艺片的小打小闹。宁浩的《疯狂的赛车》诞生之后,从石头到赛车,让普通观者和挑剔的批评家都好评如潮。宁浩作为一个新锐导演契合了时代的特性,用解构和特有的黑色幽默,快速简洁的剪切风格,迎合了更多人的口味。

    这时,坐上神坛的张艺谋在一段时间里消失了,他有更重要的任务。在088月之前,他一脸疲惫地坐在鸟巢里的一间会议室里,他要在40亿人面前导演的这场大戏,是只许成功不许失败的电影。在此之前,他说:“两年我不再拍电影。“

当人问起他几次大片的滑铁卢时,他如是说: “二三十年前,全民都在思考,都在追求文化的深度和厚度,造就了第五代;现在呢,哐唧一下子进入了商品和娱乐的时代……我也就拍拍大片呗。”

尽管此时的张艺谋在人们眼里有些江郎才尽,有些褒贬不一,但是无可置疑,他是中国电影60年来承上启下的人物,是间接地见证了中国电影从起步到成熟的导演。

从地下到主流再到位高权重,似乎总有一种超乎电影的电影的东西存在,就是除了创新、新锐、真实,电影还应该有另外一种发展的途径,就是电影产业的扩大,让电影不再成为小众之中的精神导向,更重要的是成为大众普通生活的娱乐途径,为了能够从工业流水线上源源不断地出现在人们眼前。

当然,在这样的良好的产业之下,好电影也会自己蹦出来。

但也许最美好的场景是如开篇所述,只不过是再过60年,换做另一个小崔出来为主持一个《电影传奇》。那时,不知道会不会让如今的电影人也潸然泪下。

 

  评论这张
 
阅读(26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