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酷玩

微信号:nmgcharen

 
 
 

日志

 
 

每当变幻时  

2009-12-29 01:21:4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每当变幻时 - 温小邪 - 酷玩在别处
远在远方的风比远方更远,我的琴声呜咽泪水全无……我的琴声呜咽泪水全无,只身打马过草原 ——海子《九月》 
 
对于一个离草原很近的人来说,相比与春暖花开,这首诗才最令我心动,源于里面所包含的自由和散漫。

08年我看过一个片子,早期的港片《流氓医生》,09年我又看了两遍。我知道有些东西别人不会懂,只有自己心里明白。

 

片中,梁朝伟扮演的医生吃着鱼蛋,穿着大裤头的形象一出场,就击中了心里的某些地方。他与同期毕业的杜德伟是好朋友,因为一场医疗事故分道扬镳,杜德伟成了受人尊敬的名医,梁朝伟则去了穷街陋巷给妓女治疗花柳。

 

06年的时候,我在城中村居住,我的隔壁是一个叫“歌王”的大龄青年,另外一边是与我一样毕业无处栖身的姜亚林与XX(抱歉,我忘记名字了),楼下是村长,大学同学。歌王人如其名,喜欢唱歌,人做销售,喜欢泡妞。所以夜里有时,百无聊赖的几个青年趴在门缝听歌王房间里的动静,很猥琐。跟片中梁朝伟的形象一样,治着花柳,吃着鱼蛋,甚至黑社会要去他的诊所谈判,一切都是那么随意。

 

闲了时候,又没有工作,几个人在打牌,或者是下棋,劣质的猴王茶配上便宜的猴王烟,就是一下午。人们神情亢奋,但是精神颓唐。因为当一个人没有什么事可以做,放任自己堕落的时候,不是真的堕落,是一种无奈,也是一种妥协,尽管有无限抗争的愿望。

 

之后,搬家,之后,又是搬家,从一个地方到另外一个地方。辗转搬了67个地方,曾经在炎炎夏日住过民房的房顶,一个凉席就是一晚上,有时几个男人一起搬着凉席上楼顶,谈生活,谈曾经,谈未来,谈性。

 

电影中《流氓医生》的破烂小街道,形色各异的人群,像极了曾住过的城中村,开水3毛钱一壶,拉条子、油泼面,坐在满是民工的小店里,看着陕西4套播了100遍的香港老电影,看着民工兄弟放肆的笑,就着一头蒜,吐着痰。我不能和他们一样,但我了解底层生活的真实。那些灯火昏黄的洗头房,宣泄了多少欲望。那些随意搭建加盖的的民房,装沙子的漏斗就在头上面,稍有闪失就是一条人命,可以上“都市快报”,然后供茶余饭后的人们惊呼:妈耶,真惨,然后忘却。但是他们永远不会知道,这个生命里面有多么故事,也不知道命贱如草的感觉。

 

在网吧门口曾见证一场打斗,十几个人打着一个小伙子,皮鞋踩在头上有“砰,砰”沉重的闷响,一边上几个浓妆艳抹的年轻女子在助阵,张罗着让大家滚开,少看。血迹印在网吧门前,等第二天路过的时候,已经打扫干净,网吧门口依然大大的广告牌,写着“征途——你的梦想之旅”,依旧门庭若市。没人在乎。事后我总在想,那个男孩死了没有?他也是有父母之人,当父母的如果知道自己的孩子在街口被人这样暴虐,心里多么难受?

 

所以生活底层的,有些他们的可怜让人不忍,但是他们的冷漠与愚昧又让人憎恨。他们不辩是非,受人蛊惑时完全没有招架之力,在金钱与思想上,那么容易盲从,对待生命以及同类的态度没有丝毫怜悯之心。几千年的愚民就是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他们被动的思考或者不思考,行若僵尸。

 

又要说起《流氓医生》这部电影,梁朝伟扮演的花柳医生看似不羁,似乎无所谓的样子,对任何事情都满不在乎。但是他确实一个有天分的医生,专业医生不会想到用冰块热胀冷缩的原理开颅取子弹,但是他会做,杜德伟享誉医学界却在专业领域让询问他,并窃取他的理论来屡屡获奖。他在世人面前的玩世不恭,骄傲跋扈却在暗自一个人的时候落泪,想着病死的前妻和内心的独孤。杜德伟在世人面前的良好形象掩盖了内心的虚伪,梁朝伟的医生却用满不在乎来掩盖内心的真实。

 

大概流氓医生这个名字就是源自于此吧,因为一些人是不适合于体制的束缚的,因为那样是对人性的束缚,一些人就是喜欢天马行空的做事,就是喜欢睡到自然醒,就是喜欢在某个时间,突然想去一次远行,去回归生命的本质。这本不是现代化社会的要求。而廉价的励志书无一不是在说,要勤勉工作,努力表现,以渴望升职或者加薪,因为资本从来不考虑人性,在社会进程中,人们就是被推着走,渐渐地,笑声不在,人模糊了自己,规整,怯懦,无可奈何,并教育下一代。

 

07年在博客中写过一句话:写作就是为了认识自己。两年过去,发现越来越不认识自己,我写了太多烂东西,那些言不由衷的话脱口而出,空洞华丽的词藻像是长在灵魂里的细菌,每天都在喷薄而出,渐渐地被细菌腐蚀,等待腐糜烂,尽管外表看起来依旧光鲜。

 

所以鲁迅说,顶要紧事有点钱。假如一个人没有足够的钱,就会成为文字的奴隶,人格不能独立,文格也不能独立,多年过去,内心也不会安宁。

 

07年的回忆,我用了一个很巧的段子,《甲方乙方》的1997年这一年过去了,我很怀念。08年我依旧在展望未来,回忆细数生命中曾发生的美好。09年的时候我却茫然一片,看着时间慢慢划过皮肤,一年我换了三个工作,看着身边的朋友结婚或者生子,看着QQ上的头像亮了又灰,很多人就再也不愿意提起,也不愿意惦记。网络中每天都有最新的话题,八卦或者时政,但是渐渐发现这不是真是的生活,我只是想给生活做减法,人的困惑大多是内心引起的,一天中坐在办公室的人们,不发一言,但是内心暗涌,也许上午是阳光灿烂,下午因为一个新闻就变得愤世嫉俗。

 

我的空间里放进去崔健的一首老歌:“你说我世上最坚强,我说你世上最善良,你要我留在这地方,你要我和他们一样……我想要回到老地方,我想要走在老路上……”这是崔健的《花房姑娘》,创作于最后的理想主义时代,那时的中国像是被催了一股化肥一样急进,国企下岗,外企与打工潮,时尚与信仰,流行与传统,各式各样的人开始出现并分化,人们的道德观念被冲击,古老朴素的信仰被摧毁,价值观像是不稳的天平在左右摇摆,思想像是按了风车一般旋转难以真假。

 

但是尚不及现在,现在,谁愿意固执地说我想要回到老地方,我想要走在老路上?

 

我喜欢《流氓医生》,是看到了自己,一个生活散漫,桀骜不驯,骄傲到不可一世,平凡到如蝼蚁般的自己。那是最真实的自己,看到动情处,也会流下两滴干涩的眼泪。尽管一次次的否认,一次次的不屑,但是不屑却恰好证明在乎。

 

这算是年终回顾么?也许是吧,就是这么凌乱不堪也全无头绪,因为生活也是这样。

  评论这张
 
阅读(232)|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