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酷玩

微信号:nmgcharen

 
 
 

日志

 
 

幸福的是城市 不幸福的是人  

2009-12-30 17:23:1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当西安成为最幸福城市之一时,我觉得很好笑。但看到与杭州、南京并列时,就释然了。那不是“70码”和驰名商标“南京老太”诞生的城市么?这分明是恶搞!但听说这个奖是西安市颁出的,就善意的表示理解了,怎么能不给东道主留点好处?

 

我觉得幸福的是城市,却未必是人。因为人是很复杂的动物,有时有钱了,也未必幸福。有房子有车,也未必幸福。更何况没有。

 

我以前的同事,她叫做丫丫。最近她写了一篇日志,叫做“2009年,我“杯具”而过”。篇中写道:我从08年开始念叨买房,但也只是念叨,想想罢了,因为我的钱包光光的,时不时还得靠父母资助点才能过活,敢想就觉得很对得起自己了。到了09年,我又不停地念叨买房买房,我觉得自己就快变成一个陀螺式的怨妇了,因为房子,不停地吵架再吵架,一直折腾到年底,转眼马上就是2010年了,房子还是遥遥无期,而房价却是日新月异,看着不断上升的价格,唉,我只能用“欲哭无泪”来形容我“杯具”的心情了。

 

作为我以前的小师妹,我跟她从06年混到09年,大家一个单位吃过饭,合作一本杂志,直到倒掉。她是一个很好的杂志写手,记得07年上班时,就知道她一直在外面揽活,以写女性情感文章见长,笔下细腻婉约又麻辣诡异,我常常看她文字时就在想,这样一个小身体里怎能装着这么多奇思怪想?

 

08年的时候,她稿费很多,有时一个月的稿费比工资多,甚至一篇稿子的稿费都比工资多,常常对我讲,你也写吧,咱们两一起出现在一个杂志上。但是她生活却简朴,可以说,是个持家有道的女孩。有时我们交谈,经常说,若干年后,咱们一起做杂志。一定做的会很好,因为我们是最佳拍档。

 

08年我们分道扬镳,她去了另一家女性杂志,但是不像以前那么勤勉了,她迷恋上一款网络游戏,QQ签名经常换:我到了多么级!我说你没出息,堕落了,她不屑一顾。

 

虽说在一个城市之中,但是我想我们周遭所遇到的事情都足够繁杂以致慢慢的疏远,偶尔和她和她男朋友一起喝酒,大家所聊的话题常常也围绕到更现实的问题,譬如结婚,譬如结婚所需的一所房子。

 

我从没像现在这般期待假期,在即将到来的三天假期里,我要跑遍西安的每一个楼盘,为了房子,坚持到底。我一定要买下一套房子,哪怕背负一身债务,哪怕欠下无法偿还的恩情,哪怕有巨山压在心里,我也要买房,有了房子,就有了安全,就会为了维持这安全赚很多很多钱。”

 

她现在正在为自己的梦想而努力着,她的梦想就是很多很多的钱和一所房子,为此她写下了很多卖钱的文字,经常和我说,她的库存卖出去了。但她笔下出现的奢华贵族,高端LV都是别人的故事,她能把这些讲的津津有味,却写不出自己的生活,她的日志里抱怨公交,房价,工作,我着实想不出,怎么不到2年就把一个单纯平凡的女孩变成了怨妇一般。

 

最近她又换了工作,做一项手机报的工作,最近一次见面吃麻辣烫,我说起了我想做的一件事,她从茫然到开始雀跃起来,因为她很想写自己的东西,也自己开心也让别人开心的东西,我说,我也是。生活本该是一件有趣的事,假如写字这件事越来越让自己不开心,只为了谋生活的工具,那就适当的停下来,因为那TM的就太苦了。总该有一个地方,写下属于我们自己的故事,哪怕只是满腹牢骚,哪怕是风花雪月的不切实际。

 

因为我看到了太多不快乐的生活,她相对是行业中比较牛逼之人,却在城市中过的这么糟糕,我本想劝她几句,但是我是没有资格的,因为劝人这个活,就要你有足够的话语权才行,譬如你以有房族过来人的经历来劝解,就显得更有资格。而我的劝解在她看来也许只是一番懒惰之言,我担心她接了房地产的最后一棒,尽管她是刚需。但是生活在这个时代的我们,什么不是刚需?吃饭也是刚需。谈恋爱也是刚需,结婚也是刚需,活的快乐点也是刚需。

 

且看时代如何变,我对生活在城市中并不骄傲。相对家乡的同僚,他们的生活的也很好,也许有时候说话不够时髦,了解信息不如我多,即使你说我“杯具”了他们也要想半天才明白。但是他们开怀大笑,每天开怀的态度很吸引我,我很想卸下厚厚的行囊去迎合他们。因为快乐是一件顶要紧要紧的事,即使我们看起来都傻呼呼的。

 

09年的丫丫也许就要变成有房一族了,作为旁观者我当然要祝贺她,她用买房的行为证明自己的确很强,但是在我看来,她一直都很强,只不过买房这件事搞的她的强变味了。她慢慢的一路走来,变了许多,许多不切实际的梦想没有了,许多听来令人振奋的话语没有了,当每天聊着房子,存款时,写稿子变成了计件工时,我们本身已经变得不强了。我们如芸芸众生一样茫然且现实为王,并骄傲如此。

 

不过假如换她来说我,我想也会和我说她一样,因为她看到我的改变也如我看到她一样。然后我们互道一声“切”然后各做各事。

 

最后祝愿她,快乐些,尽量快乐些。

 

(篇中所涉及她文字未征得她同意,名字为化名,有侵犯个人隐私之处本人概不负责。爱咋咋地~

  评论这张
 
阅读(750)| 评论(1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