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酷玩

微信号:nmgcharen

 
 
 

日志

 
 

低处生活  

2009-10-14 10:46:3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低处生活 - 酷玩在别处 - 酷玩在别处

     王琪是诗人,是我的前辈,也是我的老师。但说来惭愧,我没有学成诗人,却成了一个写杂七杂八文字的人。

尽管这是一个诗歌没落的时代,但是王琪依然在写着他的诗。今年他出了一本诗集,专门坐着车跑过来送我,而那时我正宅在家里,在西安的环城公园里,我们聊了聊彼此的生活,他把诗集交与我手上,希望我能写点什么。是的,我也想写点什么。

可惜一拖就是一个多月,其原因除了懒惰以外,是我不知道真正的诗评应该怎么写,也怕写出来,亵渎了文学。

哦,文学,这个词恐怕已经早已不在人们记忆里。在这个圈子里,人们喜欢说码字、文字、稿子,写手而已,文学容易让人想到不合时宜,想起贫贱书生。

沉默在这样的一个话语权没落的时代,诗歌是很容易被人遗忘的。因为诗歌始终有些阳春白雪,曲高和寡。

但是我依然喜欢王琪的诗歌,因为这里面有生活,有真诚的情感。相比于那些卖文为生的人来说,他写的诗歌更真诚。诗歌中有琐碎的街道,有偶尔凝望天空时的遐想,甚至有每天必坐的公交车,有时光匆匆中对人生的困惑,也有,写给亲人离去后的想念。

这些诗,如本书的前言所述,凝结了作者的精血。

是刻在时光中不忍回望的精血,不是那种拿来把玩的文字,是那种写出来就像是生命中凝结的血液,是生命中掉下来的东西。是照片,已经刻下了某时某刻。是作品,而不是文字稿子。

其实文学中,最难以驾驭的,我以为是小说与诗歌。也正因为这个原因,这两个题材的东西我从来不敢触碰。小说是一种结构与叙事的结合,没有成熟的阅历和深刻的思想,写出来的就只能是现实的作品,如余华所言,不好的小说家是现实作家,小说中的人物斤斤计较时,感觉作家也在斤斤计较,这样的小说家是就事论事,而从来没有从现实中跳将出来,站在更高的地方来看待人世间,所以不可能通透。

而诗歌,是灵魂。这种需要留白和精简、跳跃思维、哲人思考、浪漫情怀并存的文艺,本就不是一般人能够驾驭的。基本人,诗人就是诗歌,或者说,一个诗歌的心,才能成就一首诗。

而我基本上局限于只能写写评论,这种见仁见智的写作手法,可以说机巧的多。不用费太多脑子,不用投入大多的情感。因为,我依然存在世俗的看法,即使写作,我也怕被人看穿,甚至不愿意去想象,也许我早已失去了想象的能力。

现在我和王琪兄长不可能经常见面,有时QQ上碰到了,也是彼此问好而已。

他依然在忙碌,一边忙碌着自己的创作,一边忙碌杂志的工作。他有一个女儿,最近上了幼儿园,我偶尔在他空间中看到他的孩子,阳光灿烂的笑脸,他把自己隐在后面,看不到他的身影。也许每一个为人父母的都将孩子作为一个梦想了吧?他的诗歌中应该有了更多的纯粹,和一个跟孩子一起看待这个世界的角度,一个天才的角度。

他的生活恐怕是不是事事顺心,否则诗歌中就不会弥漫着一种忧伤。只是最近在电视看到他感觉他气色很好,在节目谈着陕西的文学,作为作家会员的一员,他说:应该给作家准备一些大赛或者组织一些活动。

是的,这个社会对于一些静静写作的人来说,应该给他们更多浮出水面的机会,或者说,创作本来是耗费身心的活,假如没有一些物质上的支援,人的精力很快会凋谢。

哦,说了这么多无关紧要的话,差点忘了说,他的作品叫《远去的罗敷河》。说的是故乡。

我的故乡和他的故乡恐怕是两个世界。他反复说着家乡的那条罗敷河,我也有共鸣。就像我回忆起内蒙古的风沙一样。曾经,我厌恶那些春天的狂风,那些刮在嘴里苦涩的感受,那种风声鹤唳的感觉。那些无数个夜里,风吹动器物时所发出的声音,仿佛怪物的嚎叫。但是走的远了,依然会怀念。依旧永远逃不开故乡的影响。

现在我拿在手上的《远去的罗敷河》,扉页上写着:温磊小兄指正。正因为这六个字,让我迟迟拿不起笔来。

假如我有话真的想对王琪兄长说,只是希望他快乐,全家安好。再多一点的话,也许他不爱听,我希望他和我都不再从事这样的工作,不再做文字的工作。

也许如他所讲,做一个小本买卖,也许生活会安稳的多。

是啊,内心的斗争也会少的多,心态会好一点。或者呢?也许适得其反。

但是一成不变才是最令人绝望的。

就像我有时也在想,做一个拿着固定工资,没有理想,没有挣扎与不安,没有内心的困惑与斗争,生活会不会变得更美好一点。或者说,是内心让生活变得更加美好了呢?

我想已为人父,大我十岁的王琪兄长已经有了答案,他只是站在岸上看着我湿漉漉地徘徊在岸边与水中央,我抓不到救命的稻草,也不愿意就这么沉入水底。



身在低处的那个人,一眨眼,消失在澄澈的天空下

——《低处的时光》。

在我写出这样一篇四六不像的短文后,最后只好借用王琪兄的一句诗来点题。


  评论这张
 
阅读(479)|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