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酷玩

微信号:nmgcharen

 
 
 

日志

 
 

我爱低俗  

2010-01-21 00:22:0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篇内有大量低俗词汇,请慎读)

 

网友凤凰曾和我一起混迹论坛,后来论坛改版,变成了山寨猫扑。后来他曾热情邀我前往做斑竹,我在斑竹位置上挂了几个月,面对一群90后小盆友,感到茫然失措。尽管我有时也曾自称90后,但那是因为可以尽情拥抱低俗,但不是愚蠢无知并以此为傲。

 

我爱低俗,真的,我爱低俗。但绝不是反智,绝不是高雅到看着CCAV就开心到死的人,然后言传身教给自己的孩子。而且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仍然不爱看,可以完全证明我确实低俗,我宁愿看芒果台,看超女和快乐大本营。那多俗,但是多姿多彩,起码让人有另一个选择。

 

生活大概就是这样,无米无粮的时候,精神生活显得不是很重要,但是等吃饱饭了穿上衣服了,就要有精神生活,黑了灯摸床上炕觉得还不过瘾,还要看AV,还要用手机,网络等传递私生活的信息,黄段子大概就由此得来。人很奇怪,聪明了以后,就不同意被人打傻了,甚至还想发表自己诸多看法,譬如看见拉土车也想说道一下,看见闯红灯被罚款的人也要发牢骚,看见被警察爆头的村民也要骂两句,民间谚语:端起碗吃饭,放下碗骂娘。

 

现在凤凰所属的论坛又改版了,从山寨猫扑改回了BBS,我觉得我想掺和一下。因为我爱低俗,我宁愿唧唧歪歪的说一些不合时宜的话,也不愿意曲高和寡的研究学问,当然,更重要的是论坛有许多女人在。有女人,不无聊,大致如此,可见,我足够低俗。

 

我甚至还希望去陌生的城市,看低俗的书籍,见许许多多低俗的人,见识许许多多在别人眼中高雅在自己眼中低俗的风景。如是,低俗在我眼中成了和小姐、同志、愤青一样彻底被低俗的词汇,但是发起的初衷却不是你我,是强大的它。

 

我承认严肃有时也无聊,但是让我选择,在若干年后再次拥抱严肃,只是因为我低俗到无法再低的程度,从低俗,到恶俗,从俗不可耐中脱胎换骨,只是一种正常的选择,就像凤凰兄的论坛,初办时,总要用二奶、非处、大学生被包养来吸引眼球,眼球足够多了的时候,自己也烦,网友也烦,于是也开始要议论一些时政,评价一下时事,大抵如此。就像我在泡论坛感觉呼吸困难、艰于视听并深深绝望的时候就拨开新闻联播,那些亩产几千斤,农民一年收入十几万,祖国强大到爱谁谁的程度,就很振奋我的精神,两相抵消,我心里就平衡了。但是这又是从严肃消解成黑色幽默的过程。

 

这又让我想起一个例子,譬如看电影,我曾在朋友怂恿下看了若干个禁片,十大邪恶片,100部坏电影,那时,我总觉得自己很猛了,但是我心里很不平衡,看到美好的东西总是朝相反的地方歪想,后来就看一些文艺片,剧情片,简单美好的小电影,渐渐地,内心涌起的邪恶东西被美好事物冲刷一干净,现在,我大概是个正常人。但是你若问我,愿不愿意从来没有接触过那些低俗电影?我回答是否定,因为我坚信不知道恶有多深,就不知善有多可贵。

 

现在,我终于发现低俗的人那么多,我热泪盈眶,那么多低俗的人在伟大祖国光荣正确的扫黄行动中浮出水面,一个大学生就举报32个黄色网站,我深深的折服。我想和被低俗出来的人拥抱取暖,互相寒暄,顺道说一句:在那些个暗无天日的时光里,我曾多次在幽暗中为我的堕落而深深忏悔,不能自拔,现在感慨,妈的,原来你也是这样。那时可吓死我了,早知道,我就不那么痛苦了。

 

但是现在突然让我高雅了,我又觉得不适应。换句话说:高雅有多高?我能不能高雅到吃个饭也要虔诚地谢谢地球,答案是不能。能不能就了个业就感谢伟大领导?答案是不能。能不能失了业高唱从头再来,答案还是不能。

 

还是那句话,你若让我从来没有低俗过,我甚至不知道高雅是什么。而且相比于低俗,我更害怕的是虚伪,举着“你低俗”的大棒子一打一个准的高雅人,如果他的低俗比我还俗,那我是否要在尘世中更加低俗并且虚伪的活着?那还不如让我继续低俗。

  评论这张
 
阅读(549)|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