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酷玩

微信号:nmgcharen

 
 
 

日志

 
 

一个快要拆掉的故事  

2011-12-17 18:53:4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突然看到一篇关于八里村将要拆迁的新闻,就想起了我的一个朋友。其实也不算朋友,是朋友的朋友。

 

他是一名80后,爱读古书,人也守旧,在我在杂志社上班的时候,他是当时的老同事,我去的时候他已经辞职,背着包正走。接下来的岁月各忙各事,音信全无。直到最近他在QQ说:“我准备从华山跳下去。”我听了很惊愕。

 

于是就有了和朋友一起去慰问他的故事,也接着就有了很长时间的聊天。

 

他从杂志社辞职后,又去了一家做考古收藏的杂志,接着辞职,又去了曲江的一家文化策划公司,现在又辞职了,属于待业状态。辞职后一直生活在八里村,我已经听了太多八里村的故事,许多人把这里当做人生的跳板,在这里停留,然后搬去小区里居住。大多是励志故事,但他是例外,一直居住在这里,伴随着他的是一台诺基亚彩屏直板手机和半床的书。

 

生活不如意的人很多,于是我们总结了他性格上的大多缺陷,用励志学的道理。希望他痛定思痛,走上正常人的生活。

 

我们吃了一顿饭,他嫌要多了,我要了一瓶酒,他嫌要多了。在寒风中我在小卖铺两盒烟,递给他一盒,我们找了小寨附近的一家茶馆,喝了会茶,他突然活络了起来,大谈国内外经济形势,我问他:“你怎么不回家?”他没有回答。但是之后的交谈中,我才知道,他和家里闹翻了,再者,他始终认为出生于农村,就好像没了回头路。而女友,更是可望不可及。

 

喝完了茶,我和朋友坐了215路回家,他在寒风中冲着我们招手,很开心的样子。然后湮没在人海中。

 

就是这样,似乎是一个悲伤的故事,在你我看来。

 

但当事人未必这么觉得。

 

我经常在公交车上看到这样的人群,表情麻木又焦虑。我曾经有段时间很想长时间跟踪一个人,了解他的全部生活,以便得知这种焦虑来源于何处。但我又不是当代艺术家,我有我自己的事情要忙,偶尔想到这些人的故事,就又收紧身处在这座城市坚硬的心。

 

就像这个将要拆掉的八里村,我并不是反现代化或者固执守旧。只是在一片欢腾的新闻背后,我几乎听不到来自于他们——身处这个城市夹缝村落中的一点声音,他们的声音就像我那个悲伤的朋友,湮没于人海中。

 

我也在城中村待过,后来那个村子也拆了。我始终认为这样的破烂村子没有一点留恋,尤其里面的房东世俗粗鄙刁蛮不堪,既沾染了城市的浮躁与势利,也保留着村民的愚昧与麻木。卫生堪忧,交通混乱,废弃的农田形成一个巨大的垃圾场。

 

但不代表就麻木不仁,我曾经在一个城中村待过,有一对中年夫妻,带着孩子在一个小房子里居住,男人清晨外出打工黑夜回家,女人在家里洗衣服,时不时传来打骂孩子的声音,深夜男人回家,就听见屋子里吵架声,孩子的哭闹声,女人被男人打的声音,周而复始。

 

我不知道这些人的悲剧来源于何处,不可否认,有他们性格上的缺陷,性格决定命运么。但我常在他们眼里看不到希望。我不知道没有希望代表着什么,也许就是人们的麻木不仁以及普遍的焦虑,他们的悲剧在当时在起码有可以租到的便宜房子时尚且如此不堪,如果拆掉了呢?

 

物价上涨让这个城市的贫民越来越多,有时我不能用达尔文的理论来潇洒解释这一切,让穷人们有活下去的成本和尊严,是一个社会成熟的表现。因为,他们过不好,我们谁也别想过好。而这些,你翻一翻社会新闻就可以看出来。

 

而关于八里村将要拆掉的这个故事,假如不是因为天气愈加寒冷,假如不是人们抱怨取暖还没有达到18度,假如不是他们说以后要打造一个西安的“徐家汇”,我几乎就忘掉了。

 

  评论这张
 
阅读(5321)|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